天富测速网址_奥地利小学生抢老师饭碗,自己备课讲课,还能教高年级学生德语!(2)

www.kidnbaby.com 天富在线注册 2021-09-12 35 次浏览 没有评论

他有自己的员工(一名负责解说和推销产品的女生),也有固定的客源(扮演客人拿着玩具钞票来消费的学生们)。而Peter的任务,就是要把杂货店的帐算对,保持收支平衡。

这是Peter开设的数学课,他想让同学们分别扮演杂货店老板、员工和消费者,从买卖中学习数学与基本的商业概念。

导师Ingrid说,在一般的小学里,原本基础乘法不会在低年级中出现,然而在Peter的课程中,因为买卖势必会用到乘法,高年级的孩子得将所学的乘法应用在交易里,也让低年级的孩子有样学样,很快就自然学会了乘法的概念。

组3

外来移民的德文作诗课

看完杂货店后,我把剩下的时间,全都拿来观看第3个学习小组,一个罗马尼亚裔的男孩Dragos所开的德文诗作课。

欧洲近来战乱频繁,奥地利在2015年接纳了许多流离失所的难民,于是在奥地利的小学中,也出现了各种颜色的脸孔。

Dragos的爸妈就是这批在战争中奔走的移民,直到今天,他们还不会说德文,每次家长日爸妈来学校时,都是Dragos负责帮他们翻译。

Dragos去年来到了这所学校,他第一个挑战就是克服语言障碍。他努力学习德文、融入群体,然后他慢慢发现,自己对德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;而令他最着迷的,竟是语言最精淬的形式——诗。

于是他开始规划诗作课程,教其他同学们如何写德文诗。今天我看见的,就是他在教其他3位学生创作由11个单字所组成的一种德文诗体:Elfchen。

在教的过程中,Dragos不时搔搔头,露出苦笑,足见他在教课过程中遇到的苦恼与挫折。

▲罗马尼亚裔的Dragos所开的德文诗作课,右下角是现场同学写出来的诗作《剪》

课堂中,其中一位男孩写了一首名为《剪》的Elfchen,翻译成英文/中文后是:

Cut/ 剪

Cut scissor,/ 剪吧剪刀,

The scissor cuts,/ 这把剪刀剪,

The scissor cuts a lot,/ 这把剪刀很会剪,

Cool!/ 酷毙了!

小小成果发表会

40分钟的分组教学时间结束后,散落四处的孩子们回到原先的班级,每组煞有其事的进行小小的成果展现。

一个个“小老师”自发性地站到前方,向大家报告刚刚的教学成果,并请参与课程的学生们站起来分享参与课程的心得。

当Dragos邀请写《剪》的男孩起立,在全班面前大声朗读时,孩子们全都笑成一团,从趣味的诗作中感受到文字的魅力。

这些小小躯体里所蕴含的成熟度,和他们对自己学习的认真精神,令我心里升起敬畏。

他们从头到尾,100%的参与,建构自己的学习。从产生想法、设计、组织、找资料、执行、发表、检讨等,无一不是由自己包办。

回头想想自己,想想台湾的我们,到底限制了孩子多少的潜能?捆绑了他们多少的想像?

混龄教学能开发孩子的潜能

若回到我们此次奥地利参访的初衷:看奥地利小学如何运用混龄教学,减少教职员人数,以避免学童人数过少的小校遭到废校的命运,解决当下台湾小学遭遇的困境。

我想,看到今天,我们的心中都已经有了答案。

混龄,不只是为了混龄、为了延续小校的生命;混龄,更是为了开发孩子的可塑性、看见每个生命的可能、启发自学与相互教学的永续学习。

我想起在参访第三所学校,Falkenstein小学的校长Herwig曾说:

有些学生的心智年龄已经到了8~9岁,但身体年龄可能只有7岁,有的则是相反。因此,单就身体年龄进行分班教学,不是太有意义。

另外,我觉得混龄最大的好处,就是孩子可以教孩子。

在Frohnleitn小学,我们看见混龄教学的进阶版。

学生不仅自己学习自己喜欢的内容,还可以构思课程,教别的孩子学习新事物,主导且共构彼此的学习。

任一位孩子都可以是另一位孩子的老师;他们彼此成为彼此的老师,同时也成为彼此的学生。

学生拥有学习的掌控权

会更渴望学习,在乎学习

回程中,我突然灵光一闪,发现奥地利这几所小学中最美妙的事,除了自由的学生,还有自由的老师。

  • 当政府愿意信任小学校长时,校长就能自主管理、分配资源;

  • 当校长拥有行政的自主权时,他也愿意信任老师,让老师自由;

  • 当老师拥有教学自主权时,他也乐意将学习的自主权交给学生;

  • 当学生呼吸到自由学习的空气时,从此之后,他就在自由这养分的孕育下,一路渴望着学习。

  • 当每个人都能为自己负责,且知道对自己的生活拥有掌控权的时候,他就愿意投入、认真,且在乎。

    要求带来距离,束缚带来关闭,而自由,将会带出更多轮转不休的自由。

   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