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富测速_妈妈,我要是你的手机就好了

www.kidnbaby.com 天富官方登陆 2021-09-14 30 次浏览 没有评论

我是一个手机重度依赖患者。这是一个事实。当我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时,我的女儿正坐在房间里某一个角落独自玩积木。有一次,她在洗手间里接了一大盆凉水泡了一个多小时。我竟浑然不知。

我乐不思蜀的拿着手机做兼职,写文章,和朋友聊天,我自诩,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,为了成为一个让她引以为傲的妈妈。然而,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看似正能量满满的举动正在无情的伤害她。

有一天,我带女儿去亲子培训机构,把她放到游乐园里,我就开始迫不及待拿出手机看有没有错过重要信息。作为新媒时代的作者,很多投稿和转载申请信息都是通过微信获知。我把它称之为工作。

就在我忙得不可开交时,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轻轻拍了我一下,她指了指远处躲在角落玩积木的女儿问我“宝宝在家也是这种状态么?不和其他小朋友玩,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?”

我有些茫然的看着老师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老师继续问“你在家是不是经常玩手机啊?”

我慌忙不跌的解释道“我没有玩手机,我是在工作。”

老师笑了“可是孩子还小,她不知道妈妈拿手机是工作还是玩游戏。在她看来,拿手机就是在玩。妈妈就在我身边,却不搭理我,只知道玩手机。这种无效的陪伴,对孩子的伤害是致命的。她会认为妈妈一定不爱我,才会无视我的存在。”

“如果你有很多非做不可的工作,那就去上班吧!其实孩子比我们想象中要懂事,你告诉她妈妈去上班,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,更好地爱你,她会明白的。这种短暂的分离总比无效的陪伴好太多。”

老师的一席话,让我陷入沉思。

然而,天天念叨“淡出朋友圈”的我,并没有摆脱对手机的依赖。

直到有一天,女儿竟可怜兮兮地对我说“妈妈,我要是你的手机就好了!”我如雷轰顶,万分羞愧。

我微信里有1500多个好友,动辄未读信息就是四五千条。

曾经一度,我看到这个数字非常害怕,不敢去点开它。因为,只有我轻轻触碰手指,几个小时就在指尖轻轻划过。

而这期间我那不满三岁的女儿,会可怜兮兮地望着我,不停地念叨“妈妈,别玩手机了!求求你,陪陪我吧?”

我会心不在焉地回复她“乖,宝贝,妈妈在工作。去找爸爸玩好吗?妈妈爱你!”眼睛并没有离开手机。

女儿极不情愿地走到爸爸面前,爸爸正半躺在沙发上看手机新闻,那姿势像极了清朝末年吸鸦片的落寞贵族。

当然,我并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女儿为了讨好爸爸,小嘴跟抹了蜜一样甜“爸爸,你真帅啊!爸爸我爱你!”

先生头也不抬地回复她“乖,爸爸也爱你!”

“爸爸,别玩手机了!陪我玩玩吧!求你了。”女儿央求到。

先生有些不耐烦地敷衍到“爸爸,在工作。去找姥爷玩吧!”

女儿小嘴撅的老高,嘴里嘟囔着“我不想和姥爷玩。姥爷天天看手机,不和我玩。”

我放下手机,走到隔壁昏暗的卧室一看,高度近视的爸爸把手机贴在眼睛上看着电视剧。幽蓝的光映在他脸上分外诡异。

我忍不住提醒爸爸,手机不要离眼睛那么近,不要总是不开灯看手机。电子产品在黑暗发出的蓝光最伤眼睛了,会容易成为黄癍眼,真的会瞎!

爸爸瓮声瓮气回了一句“还好意思说我,你不也一样么!要瞎大家一起瞎!”

那一刻,我突然感到很绝望!

是的!手机已经完全占据我们的生活。

我已经记不得我有多久没和先生好好说过话。

没话说,是感情里最大的危机!

手机,就是最大帮凶。

我抱起闷闷不乐的女儿,然后非常严肃地对先生和爸爸说,都不许玩手机了。以后约法三章,八点必须到家,在家里不许玩手机!

先生有些烦躁地说“给别人提要求前,自己先要做表率吧!你自己一回家就抱着手机刷个不停,还好意思说别人。”

我理直气壮地说“我那是工作好吧!”

先生也不甘示弱“我也是在工作。”

我气呼呼地说“没有非加不可的班,只有瞬间长大娃和瞬间抑郁的媳妇!”

先生放下手机,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,叹了口气说“那都别看手机了!一起看电视吧!”

电视里正在播着黄小蕾和乐嘉演的喜剧小品《手机综合症》。他们用非常夸张的形式表现了手机带给人们生活的不良影响。

回顶部